【胡瑗大讲堂※(9)】“根叔”李培根做客胡瑗大讲堂 畅谈传承融合与跃迁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4-09-16浏览次数:17

   

 

    9月15日晚,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教授做客“胡瑗大讲堂”,在东校区新会堂与师生畅谈文化传承融合与跃迁。报告由校党委书记刘剑虹主持。全校1800余名师生到现场聆听了报告。

 

 

“唯有理性,才能升华、跃迁”

 

    “中国学者现在有一个共识,就是说中国的核心文化实际上是礼文化,”根叔补充道,“学者们认为礼文化不仅仅是儒家的根,而且也是道家和法家的根,这也是为什么说礼文化是中国最核心的文化。”他认为,后辈儒家特别是宋代理学提出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等是对孔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思想的非理性传承。由此,根叔一针见血地指出,传承必须是理性的传承。随后,根叔又引用了西方启蒙时代康德的话及华中科技大学教授邓晓芒的观点以此强调理性传承的重要性。他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本身也应该是理性的,它是中国特色的,更应该是世界的。”

 

    根叔以“以人为本”和“天人合一”思想为例,展示了现代思想和传统思想间的丰富联系。他说:“我们今天很多的新思想是可以在传统文化中找到基因的,我们把现代和传统的东西结合起来,不仅可以更好地理解文化,而且可以让现代价值观渗透到老百姓的血液中。”

 

 

“科技与人文需要融合,不能孤立”

 

    “爱因斯坦说,学校的目标始终应当是:青年人在离开学校时,是作为一个和谐的人,而不是作为一个专家。”根叔坦言,人格教育比知识教育重要得多。人的现代化需要现代人格,即法权人格、政治人格和君子人格,现代人格的养成包括对中华优秀文化知识的传承和对西方文化中优秀成果的融合。

 

    与西方相比,我们的科学精神有所欠缺。因此,在现代科技发展中升华需要做到能源、环境与人的生存相协调,科技发展中的以人为本和人文拷问。谈到一篇有关“智勇基因”论文这个例子的时候,根叔再三问道,当每个人都很完美的时候,这个社会还存在美吗?人与人之间毫无差异,科学描述的世界究竟是否值得生存呢?又如,当某项技术改变自然施加的规律时,如女人不生孩子,那么这项技术是否应该存在呢?

 

 

“不要把自己看成是工具”

 

    什么是自由状态?举例来说,作为学生,只有把学习变成自由的活动,才能进入一个自由王国,学习的效率才会更高。人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是无止境的,而从必然到自由的关键是不要把自己看成工具。根叔强调,大学生要学会在教育框架中寻找空间,学会把很多“不得不”的事情变成“自由的活动”,只有发自肺腑的热爱,才能更接近自由状态。知识是一个人自由发展的重要手段,大学生要善于从身边的平凡人、平凡事中寻找可以学习和借鉴的东西。

 

    孔子和马克思分别是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指导思想的代表,从某种程度上,二者具有相通之处。孔子的“为己之学”要求为更好地完善自己、成为自己而学习,闪耀着人性的光辉;马克思也强调个人的自由发展。而我们“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接班人”这一教育宗旨是工具意义上的理解,认为“为人之学”,成全的是别人的目的,实现的是父母的预期。因此,我们要全面认识孔子和马克思的思想,只有传承其精华并且融合跃进才能使中国特色更加鲜明,使中国特色更具世界意义。

 

 

    演讲最后进入问答环节,师生纷纷举手提问,提出“如何选择才能让自己在未来道路上走得更远”“推进批判性思维教育应该注意什么”等问题。根叔说,每个人都想找到预期的工作,但现实未必会如你所愿,这时候我们就该学会退而求其次,要认识到小城市、小企业一样有很好的机会,边干边找更好的选择远比待在原地等待要好的多。而对于批判性思维,根叔认为,学校应该要提倡质疑精神,营造质疑批判的氛围。质疑与批判是相辅相成的,质疑和批判有利于创新精神的培养。创新不是奢侈品,不是只有优秀的高校、优秀的学生才有创新精神,普通高校的学生也能有创新的精神和能力。

 

    “根叔的讲座让我受益匪浅,尤其是他所说的自教育,让我在接下来的学习生活中有了更明确和清晰的目标。”在谈及听完讲座的感受时,文学院徐霞同学这样告诉记者。

 

    “听了今天根叔的讲座,首先觉得根叔很和蔼。他从礼、理性等多个方面讲了对文化的理性传承,我觉得作为大学生在这一方面特别需要注重起来,提升自己的文化素养。”生命科学学院方莉同学说。

 

学生记者:胡逸云、张斌慧

摄影:马骁  倪程  周红萍

关闭